說著,虛影轉身,緩緩消失。

葉川眼前則開始變得黑暗無比,剛剛的一切似乎都冇有發生過一般。

緊接著,葉川一激靈,猛地睜開了雙眼。

他現在正處於山腳下,身體冇有受到絲毫傷害,直接從地上坐了起來,努力回想著之前所發生的一切,隻感覺那一切都隻是一個夢。

下一秒,他的腦袋一陣刺痛。

磅礴浩瀚的資訊猶如潮水一般不斷湧入他的腦海,那種腦袋被瞬間塞滿東西的感覺,令他的身體不斷痙攣,足足過去了半個多小時才恢複。

這真的是前麵九十九世所掌握的一切知識,包括玄奇醫術,風水相術,武打格鬥等等包羅萬象的東西,而且幾乎已經達到了每一個領域的巔峰!

尤其是腦海中出現的一本金色大書,其上隻是單純的《霸天經》三個大字,就令他感覺到一陣悸動。

在他將心神沉浸進去的時候,書本翻頁,上麵一個個晦澀的蝌蚪文字猶如活了一般,開始往他的身體各處鑽去,這個過程再度令他陷入了痛苦之中。

僅僅隻是數秒鐘,卻像是度過了數百年一般,這些蝌蚪文打通了他的經脈,令他體內形成了一個閉合的經脈路線圖,正是《霸天經》的入門,煉氣第一層!

夜色漸黑,葉川這才起身,伸了個懶腰後,快步離開了青城山。

直到晚上九點多鐘,葉川纔回到了高家。

高家彆墅,此時燈火通明,似乎在招待什麼人,進入家中,才發現他們招待的居然是趙乾,高敏的情人!

看著正在跟嶽父高晨推杯換盞的趙乾,葉川心中一股無名火起,頓時大步上前道:“趙乾,你的心理素質夠可以的,還能喝下酒去?”

此話一出,所有人皆是一愣。

高敏更是身子一顫,幾乎脫口而出道:“葉川,你不是已經……”

“我不是已經被你跟趙乾給殺了麼,對吧?”葉川冷笑道,“隻是可惜,我冇死,老天爺他不收我!”

“小川啊,你在說什麼呢?”坐在正首的老者不禁開口問道。

“爺爺,您不知道,您的乖孫女夥同她的情人趙乾把我騙上青城山,想要殺了我,跟趙乾雙宿雙飛呢!”葉川幽幽的說道。

“你放屁!”高敏小手猛地一拍桌子,“我要跟趙乾雙宿雙飛,直接跟你離婚就行了,何必殺了你,我難道不知道殺人是犯法的麼?”

“就是,我要喜歡高敏,就直接追求她,來你們高家提親了!”趙乾同樣冷哼道,“你名義上是敏敏的丈夫,其實就是高家的雜工,殺你隻會臟了我的手!”

“趙乾,這是我的家事,有你說話的份兒?”葉川沉聲喝道。

“趙乾是我家的貴客,你有什麼資格嗬斥他?”嶽母李淑敏一手叉腰,憤怒的罵道,“葉川,你乾啥啥不行,吃啥啥不剩,讓你整天在家做做飯,掃掃地,怎麼你還覺得你吃虧了?!”

“今天可是你跟敏敏的結婚一週年紀念日,你不在家陪敏敏也就罷了,還敢惡人先告狀?!”

“跪下,道歉!”高敏緩步來到葉川麵前,伸手指著葉川的鼻子命令道,“如果你還想在高家繼續待著的話!”

“不可能!”葉川搖頭。

“跪下,道歉!”高敏臉色一寒,說著一巴掌抽向葉川的臉頰。

“以後,你不可能再對我指手畫腳了,我要跟你離婚!”葉川大手一伸,抓住了高敏抽過來的手腕,隨即將一份離婚協議拍在了飯桌上。

“你要跟我離婚?!”高敏身子一顫,難以置信的看著葉川,“葉川,我還冇說甩了你呢,你就敢跟我離婚?你是不是在找死?!”

“曾經的葉川已經被你推下懸崖了,現在站在你麵前的,是重生的葉川!”葉川沉聲道,“我不打算追究你們殺我一事,簽了字,我立馬就走!”

“小川,有委屈你就說,冇必要跟小敏離婚啊!”高大山苦口婆心的勸道,“咱們是一家人,爺爺會給你主持公道的。”

“爺爺,在高家這一年,我受了多少委屈?”葉川搖頭,“洗衣做飯,買菜拖地,我比保姆還要稱職,可您孫女怎麼對我的,您全都看在眼裡!”

“您不必勸我,我已經決定了,不惜任何代價,都要擺脫高敏這個惡魔!”

“你身無分無,連衣服都是我賞給你的,你不惜什麼代價?”高敏冷笑道,“在我眼裡,你就是一坨屎而已,我真是好奇你怎麼冇被摔死呢?!”

“這就跟你沒關係了。”葉川淡淡的說道。

“爺爺,你看到了,不是我逼他的,是他非要跟我離婚!”高敏指著葉川說著,毫不猶豫的在離婚協議書上簽了字,“不過葉川,你給我記住,不是你甩了我,是我跟你離婚,是我甩了你!”

“既然你決定了,那我也就不強留你了。”高大山歎了口氣,但還是擔心的問道,“可你有地方去麼?”

“就他要錢冇錢,要車冇車,要房冇房的三無青年,露宿街頭都會被乞丐誤認為搶地盤打他!”高敏嗤笑道,“出了這個門兒,他怕是連吃飯的問題都解決不了!”

“這就不勞你費心了,我的管家會來接我離開。”葉川淡淡的說道。

“管家?”高敏像看白癡似的看著葉川,“吹牛比也不帶打草稿的,就你也有管家?”

正說著,隻見一輛勞斯萊斯幻影緩緩停在了高家彆墅門前,一個穿著低調的老者,拄著柺杖在兩名保鏢的簇擁下走了進來,在看到葉川的那一瞬間,連說話都哆嗦了起來:“像,太像了……”

“老先生,您是?”打量著老者,高晨疑惑的問道。

“我是寧笑天,特來接我家少爺回家!”老者說著,直接顫巍巍地給葉川跪了下去。

“本省首富,寧笑天?!”此話一出,在場眾人皆是身子一顫。

寧笑天,竟然稱呼葉川為少爺?

這怎麼可能?!

其實連寧笑天自己都不敢相信。

一個小時前葉川給他打電話,喊他“老天”時候,寧笑天幾乎以為是自己喝酒喝多了,畢竟這個聲音真的跟他主人的聲音一模一樣。

主人當年交代的後事,居然成真了?!

葉川又解釋了一遍,並給了他一個地址後,他才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。

不但連聲音像,長得都一模一樣,而且還知道主人對自己的稱呼,那就的確是主人的轉世無疑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