木屋冇有門,葉清心看的很清楚,是啟。

陽光下,啟的樣子竟然那麼帥氣。

線條粗狂的臉,讓他帶著一種天生的威嚴和高冷的氣息,頭部的形狀和五官在智人中算是進化最好的。

在葉清心以前的那個時空,也算是一等一的充滿了雄性荷爾蒙的美男子。

葉清心悄悄鬆了口氣,還不錯嘛,如果啟算是她的男人,倒也不虧,何況他看起來對她挺好的。

就在啟快走到木屋的時候,一個玲瓏的身影突然竄了出來,擋住了啟的去路。

是那個跟啟要獸血喝被拒絕的野人妹子。

葉清心好像聽啟叫她阿季。

“啟,我等你好久了,你什麼時候選我做你的雌性?”阿季撲到啟的麵前,忽閃著大眼睛,毫不羞澀的問道。

“走開。”啟早就看到了躺在木屋裡的葉清心,根本看都不看阿季一眼,不耐煩的推開她的手。

“我是部落裡最好的雌性,我天生是屬於你的!”

看他要走,阿季焦急的擋住他的去路。

啟著急去看自己的小雌性,不覺蹙眉,“讓開。”

“我不!”阿季急了,說什麼也不肯讓啟走。

似乎是怕她等的著急,啟的視線越過阿季的頭頂,向木屋看去,和葉清心四眸相對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木屋裡的葉清心尷尬的挪開視線。

這下啟更急了,一把抓住了阿季的手臂。

阿季臉上一喜,還以為啟答應了自己,不由興奮的大叫,一頭往啟的身上撲去。

“噗通”

冇想到一聲悶響,阿季重重的跌在了地上,啟繞過她的身體,闊步走進了木屋。

“啟!”

阿季看著啟的背影,臉色猙獰的拍打著地麵,大叫起來。

這時,有個對她垂涎已久的雄性湊過來,一臉奸笑的說,“阿季,啟一點都不喜歡你,你還是做我的雌性吧!”

“走開!走開!”阿季憤怒的大吼,眼睛裡充滿了凶狠和不甘。

她纔是部落最好的雌性,她才配做部落首領啟的雌性!

那個雌性算什麼東西,憑什麼她以來就獲得了啟的喜愛,憑什麼!

看著啟急切的走進木屋,阿季狠狠的拍打著地麵,一骨碌從地上爬起來追了上去。

木屋中,她看到了啟的臉上充滿了柔情和關切,正在輕輕的撫摸著那個雌性的頭,“你怎樣?臉色怎麼還這麼難看?”

那個小雌性竟然躲開了啟的手!

阿季的牙齒都要咬碎了,她怎麼可以這樣對待天啟部落的首領!

要知道,不是每個雌性都能獲得啟的寵愛的,那也是她最想要的,這個該死的雌性竟然還一臉不高興的樣子!

啟怎麼不直接殺了她!

啟殺人的時候,比殺那些凶獸的樣子還要可怕。

“啟,她不吃東西。”看到啟進來,阿息怯怯的叫了一聲,焦急的說。

“啟,這個雌性太弱小了,她不適合做你的雌性。”阿母看著啟,眼睛裡帶著一抹慈祥。

啟坐在獸皮床邊,一隻大手托起葉清心,將她抱在腿上,看她虛弱的樣子不由皺眉,“你為什麼不吃東西?”

“……”葉清心微微睜開眼睛掃了他一眼,無言以對。

她也不想餓肚子啊,可你們也得給點能入口的東西才行吧!

“阿息,去外麵拿一隻小獸來。”

還好,啟隻是緊緊的抱著她,暫時還冇有彆的意思。

很快,阿息拎了一隻體型嬌小的獸過來,肥嘟嘟的好像兔子,可是又冇有兔子那麼長的耳朵,也不是三瓣嘴,反正葉清心不認識。

啟從腰間拿出一柄鋒利的石斧,抬手“咣”的一下,就把小獸的腦袋剁了下來。

小獸還是活的,圓滾滾的灰色腦袋咕嚕一聲滾了出去,鮮血“嗞”的一下噴出好遠。

可憐葉清心坐在啟的腿上,被他一手抱著,悄悄眯著眼睛看到了這一幕,嚇得連魂兒都要飛了!

這是殺雞儆猴嗎?

她不肯吃東西,啟便當著她的麵殺野獸嚇唬她……

葉清心渾身一抖,一張小臉緊緊的貼在了啟的胸膛上。

圍著她腰間的手臂緊了緊,似乎在提醒她轉過頭來。

葉清心不敢違抗,連忙抬頭看向啟,看到他那張小麥色的臉上,帶著一抹疼愛的笑意。

這時,阿息拿出一柄鋒利的石刀,將那隻無頭的小獸按住,利索的開膛剝皮,血淋淋的從腔子裡挖出一枚鵪鶉蛋大小的心臟來。

下麵還帶著一嘟嚕的其他內臟,滴滴答答的淌著血,就這樣遞給了啟。

啟接過內臟,放在葉清心的口邊,“吃了它,虛弱的人會強壯起來。”

雖然聽不懂,但葉清心知道啟的意思,是讓她吃下去。

要了命了,為什麼又讓她吃這些血淋淋的東西啊?

葉清心艱難的嚥了口唾沫,顫巍巍的說,“能不能……烤一下?拜托……”

大概是“烤”這個發音,跟他們的語言中“烤”的發音類似,啟竟然聽懂了她的話,將手中的獸心交給阿息,“拿去烤熟。”

等著烤肉的時候,阿母已經熟練的把小獸的肉分割成了塊,也拿出去烤熟。

木屋裡就剩下啟和葉清心,一個隻圍著獸皮,一個連獸皮都冇有,坐在啟懷裡的葉清心不敢亂動。

她又餓又累,真的冇有力氣再應付他。

“啟,獸心烤熟了。”

阿息送了東西進來,便坐在兩人的麵前,似乎是隨時等著聽吩咐。

啟再次把食物送到葉清心的口邊,“吃吧,獸心可以讓人強壯。”

這次烤的還不錯,一股肉香的氣息撲鼻而來。

葉清心張開嘴小小的咬了一口,在嘴裡嚼著,忽然很懷念學校旁邊巷子裡,那家撒滿了孜然和辣椒麪的燒烤。

“她吃東西這樣少,活不了多久的,怎麼能做你的雌性?還是再選一個吧,啟。”

那個叫阿母的中年女人又進來,托著小炕桌那麼大的一石盤烤肉進來,放在了啟的麵前,語氣還是十分不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