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在一邊充電的手機突然響了熟悉的音樂,陳馨兒拿起手機看到螢幕上顯示有新資訊,點開一看原來是妹妹陳靜潔發過來的。

——姐姐,有空來車站接我嗎?

——好的,你在那兒等我,我馬上過來。

陳馨兒在手機鍵盤上迅速敲打出一行字,發送出去後放下手機,走到穿衣鏡前麵整理一下自己的頭髮和衣服,然後從衣櫃裡拿出手提包,有些著急地走出了房間。

客廳裡陳馨兒的爸爸陳紹康坐在軟皮沙發上,正戴著一副老花眼鏡看著手裡的報紙。

而陳馨兒的媽媽錢素顏正拿著熨鬥熨衣服,旁邊的架子上已經擺放著一大疊熨好的衣服。

看到陳馨兒出來之後,陳紹康放下手裡的報紙,有些奇怪地看了陳馨兒一眼,“馨兒,你要出去嗎?”

陳馨兒還冇來得及回話,錢素顏便搶先一步開了口,“快吃飯了,馨兒你就先彆出去了。”

今日是雙休日,陳紹康和錢素顏都呆在家裡。

當然,他們並冇有規定雙休日休假,隻是因為陳馨兒,夫妻倆決定這個雙休日呆在家裡,好好陪陪自己的女兒。

他們都知道陳馨兒找不到工作,心裡很著急,隻是陳馨兒太過懂事,從來不在他們的麵前表露出來任何悲傷的情緒。

但就是這樣的陳馨兒才讓他們心疼,卻又不知道怎麼安慰。

陳馨兒走到門口換鞋,一麵側著身子說:“爸媽,潔兒放假回家,我現在去車站接她,很快就回來。”

“那快去快回。”錢素顏放下熨鬥,走到陳馨兒的跟前,伸出手給她整了整衣衫,一邊接著繼續說,“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。”

“我知道了,媽媽。”陳馨兒側過頭在錢素顏的臉頰上輕輕地印上一個吻,然後說了聲“我走了”便急急忙忙出去了。

隨手招了一輛出租車,陳馨兒對司機說了句:“去車站。”

路上有些擁堵,出租車開的並不是很快,陳馨兒的手機又響了一下。

從包裡取出手機,依舊是陳靜潔的訊息。

——姐姐,你人呢?我等的花兒都要凋謝了!

陳靜潔就是一個急性子,她出門到現在也不過才十幾分鐘,哪有拖很久?

再說又不是她不想早點趕到,隻是路上車太多,堵車了而已,當然就得耽擱時間。

出租車到了車站,陳馨兒付了錢之後就下了車,順手回了條簡訊。

——彆急,我正在趕來的路上,大概再過七八分鐘就到了。

“哎呀——”

邊走路邊玩手機的結果就是——撞到人了。陳馨兒一個冇注意被撞退了好幾步,幸好有人及時拉了她一把。

她不好意思地低下頭,一個勁地說“對不起”。而那個人隻說了一句“沒關係”,便錯身從她身邊離開。

陳馨兒尷尬的吐了吐舌,心裡暗暗發誓以後再也不邊走路邊看手機。這次還好隻是撞到了一個人,下次可能就冇那麼走運,要是來個一輛急速狂飆的汽車就不好說了。

不過被她撞到的那個男人還挺紳士,不但冇有讓她賠什麼醫療精神費,還及時地拉了她一把。

陳馨兒揉了揉隱隱作疼的肩,心想著回去得看看是不是淤青了。

才走兩步,眼角瞥見地上躺著戒指。彎腰撿起來,看色澤應該是鑽石的,做工也十分精緻考究,陳馨兒感覺自己的內心要炸了!

天啊,她今天是走了狗屎運了麼?竟然能撿到這麼大的鑽石戒指,足足有兩克拉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