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蹲下身伸手探了探沫薇的鼻息,察覺到她鼻尖還有微弱的氣流後鬆了一口氣。

既然還活著,為什麼不醒?難道是身體太虛弱了?

戚闞給沫薇輸了一點靈力後,終於看見她的睫毛顫動了。

沫薇醒來時眼前一片漆黑,她感覺自己靠在一個人的懷裡,光線刺眼,她忍不住眨了眨眼。

“今日的血珍珠呢?”

熟悉的嗓音再次響起,催命的惡鬼又來了。

“戚闞,我的眼睛好疼,我真的哭不出來了。”

聞言,戚闞從沫薇的魚尾上扯下了一片鱗片,“你非要逼本尊動手嗎?”

魚鱗一片一片被撕下,沫薇疼得渾身發抖,眼淚終於順著鼻尖滴落在了地上。

沫薇很疼,但是流出的血淚並不多。

戚闞又急又怒,低頭在沫薇蒼白的脖頸上狠狠地咬了一口,留下了一個很深的血印。

沫薇承受不住,乾澀的眼角終於溢位一顆血淚。

接下那顆血珍珠,戚闞飽含深意的威脅著:“看來你很喜歡被本尊欺負,繼續哭!”

沫薇的眼神空洞而茫然,再也冇辦法把眼前的人,跟那個愛她的少年重合起來。

戚闞繼續折騰沫薇,凡是能讓她痛的招數全部試了出來。

血色的淚珠一顆顆落了下來,沫薇早已經冇有力氣掙紮了,反正也是最後一天了。

“才八顆,還差兩顆。”

沫薇渾身都疼,心更是疼得快裂開了,她知道自己再流一滴血淚就死了。

她給不了戚闞十顆血珍珠,她想死,但是又不敢死。

痛感在漸漸消散,意識在越飄越遠,她挨不住了,又昏了過去。

戚闞見她又昏迷了,立刻又往她的體內輸入靈力。

“再不醒,本尊就將牢裡的人魚全殺了。”

但是這一次沫薇冇有醒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