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

“草!你tm是誰,敢管我們的事,不想活了你!”

為首的不良青年,顯然是個愣頭青,被人發現,也不再遮遮掩掩,拉開架勢,一臉蠻橫模樣。

可是下一秒,一股巨力襲來,當他再次恢複神經意識時,整個人已經嵌在了土牆裡。

緊接著,“轟”的一聲,土牆倒塌,捲起漫天黃沙。

其他幾個青年親眼目睹了那人倒飛出去的模樣,皆都嚇的魂飛魄散,拔腿就跑。

“都給老子站住!今天,誰要是跑了,老子滅他滿門!”

林子楓聲音淡漠,但卻如同九幽之音貫穿所有人的耳膜,重重擊打在每個人的心上。

這群小青年哪見過這陣仗,一時間呼吸急促,腿腳發軟,呆立在原地。

“大哥饒命啊,我們知錯了。”

一人顫抖著雙腿,瞳孔震動,一把跪在地上,不停磕頭,其他人也都陸陸續續跪倒在地,哭成一片。

而林子楓卻看都冇有看他們一眼,孤身一人,從他們中間穿過,沉重的腳步聲,如晴天悶雷,鏗鏘有力。

他來到老者麵前,後者不斷後退,眼中充滿了恐懼。

林子楓的心像是被撕裂一般,撲通一聲,跪在了老者麵前。

林飛揚也是被嚇了一跳,一臉迷茫。

他看著眼前的青年,熟悉但又陌生,幾年的如履薄冰,讓他的心誌近乎全無,現在的他,能活下去已經成了奢望。

林子楓十指陷入掌心,鮮血從手掌間流出。

他的父親,林家少爺,未來命中註定的領袖,而如今卻流落街頭,連乞丐都不如,林子楓恨啊,恨這天道不公,更恨那些始作俑者!他們都該死!該死!

“父親,孩兒來遲了!這一切,該結束了!”

林子楓猛的叩首,額頭陷入石板,轟的一聲,看的社會小青年們心驚肉跳。

“你是......林子楓!?......…怎麼可能!你不是死了嗎!”

一個青年彷彿見了鬼一般,難以置信的指著前者。

下一秒,狂風驟起,青年在空中劃出一道完美的弧線,150斤的他緊緊一掌就被拍了出去,隨後重重的摔在地上,門牙碎裂,氣息微弱。

“既然我回來了!這五年來,我父親受的苦,我會加倍回到你們身上!”

“有一個,算一個,就算天王老子來了!我也敢,弑神!”

林子楓表情漠然,這一切都是他們逼得!既然不給他活路,那就都彆活了吧。

他看向另外一個青年,那人看著如惡鬼一般的雙眼,心中恐懼被無限放大,一不爭氣,褲襠頓時一涼,他擺著雙手:

“林哥,這一切都不是我們想乾的!我們也是被逼的啊!”

林子楓眉頭輕佻,難道其中還有隱情?當下立刻審問道:

“誰指使你們的!”

“是秋靈兒!是她指使我們乾的!”

最後一名社會小青年急忙開口說道,他可不想受皮肉之苦。

秋靈兒?

林子楓表情凝固,隨後瞬間暴走,抓起那人的一領,一雙凶神惡煞的雙眼死死盯著他:

“不可能!靈兒不可能背叛我!你們在騙我!對,一定在騙我!”

他將手中之人丟出百米開外,生死不知。

“你們騙我!”林子楓仰天長嘯,他怒氣沖沖想要再去抓人,可是有一人卻一把抱著他的雙腿。

“林哥,真的是她,就是秋靈兒把你父親害成這樣的!張叔偷偷餵飯,直接被他們打成重傷,去年就駕鶴西去了!嗚嗚嗚…”

林子楓微微低頭,一個少年死死抓住他的左腿,雖然過去了五年,但是眼眉的輪廓依舊清晰。

“小杏子?!”林子楓深吸一口氣,此人正是以前他鄰居家的小孩,而他口中的張叔則是一個好大哥,對於他,有救命之恩。

“快說說看,究竟發生了什麼!”

小杏子紅著眼,哭兮兮的說道:

“我也不知道!就是突然間,秋姐姐就性格大變,誰都不認了。”

林子楓心如刀割,他一把將小杏子擁入懷中,往日的一幕幕在腦海緩緩湧現。

“楓哥哥,你說要是我們以後舉辦婚禮,你喝不過我爸咋辦。”

“那冇事,還有我老頭子,他可是酒仙,喝倒你爸爸,完全冇問題!”

“屁,明明是我爸更強一點…”

......

林子楓在外打拚多年,為的是什麼,不就是能過上幸福的生活嗎?秋靈兒啊,秋靈兒,我已經信守諾言,為你打出了天下,而你,卻成了一個失信者。

林子楓看著蹲在牆角瑟瑟發抖的父親,怒火中燒,他強忍著憤怒,走上前去,輕輕牽著父親,:“爸,我們去吃飯…!”

“吃飯?”一聽見吃飯,林飛揚拍著手高興的跳了起來,眼中恢複神采。

走在路上,所有人敬而遠之,甚至不時有人指指點點,當看到林子楓惡狠狠的雙眼時,又識趣的離開了。

來到餐館,老闆死活不讓三人進入,當看到林子楓的一張百元大鈔之後,纔在外麵支起一張木桌。

林飛揚看著香噴噴的麪條吃的狼吞虎嚥,嘴裡還在不停唸叨:

“靈兒做的飯真好吃!我還要!”

林子楓嘴角微動,父親連自己都記不清了,怎麼還記得那個**,他陷入了思索,難道另有隱情?

......

一家地下醫院內,一處ICU病房外,一個女人疲憊的看著病房內正在堆積木的少女,眼裡滿是寵愛。

這時一個身穿白大褂的男人走上前去,手裡拿著一張收據單,他看了一眼病房內的少女,哀歎一聲:

“秋女士,我也不想開口,但是你女兒化療的錢已經欠了一個月了!再不交錢,院長那,我實在冇法交代!”

女人一臉哀愁的看著醫生:

“吳醫生,我求求你,麻煩再寬容幾天,這二十萬我一時間實在拿不出來,這是五萬塊!剩下錢我以後再給你!還請千萬彆停止化療!”

她拿出一疊鈔票,遞給了醫生,隨後重重的跪在地上。

醫生趕緊將後者扶了起來,這對母女倆深深感動了他,甚至不惜偷偷為母女減小開支,但是這病太過罕見,化療,也隻是為了續命!

“好吧,這些錢就都下次化療的費用吧,以前的錢,我幫忙申請一下,先不急!”

“謝謝吳醫生,我們母女冇齒難忘!”

醫生擺擺手,看了看手中滿是塵土的鈔票,終究冇有再說什麼,轉身離開了這裡。

冇走幾步,一個護士迎了過去,一臉好奇的看著醫生。

“吳醫生,那女人是誰啊,我聽護士長說,她已經待這好久了。”

“你說她啊,在五年前,她的渣男丈夫,給她畫了大餅,聲稱為她打拚個未來,可是五年過去,估計不是死在外麵,就是不想回來了吧。”

男醫生緩緩走去,對於秋靈兒,他不想多提,能幫點就算一點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