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持人說完話,讓出舞台。

下麵登時響起了一陣議論之聲。

“林策?”

“這是誰?”

“毫無名氣的人吧。”

內行人聽到這個名字,不由得搖頭,倒是有點微微詫異。

按理說,第一個上台的總該是要有點名氣的,這樣纔好帶動全場的氛圍。

而現在,讓這個名不見經傳的林策上台,顯然是把他當做炮灰了。

評委席上的評委坐在那裡,望著舞台,臉上冇有什麼波動,對林策也不抱什麼期望。

直播間內的觀眾也是一陣喧囂。

“這是誰?”

“完全不知道啊!”

“我是來看蘇磊的,蘇磊什麼時候上啊?”

不少人已經有點不耐煩,迫不及待,甚至於希望林策直接下台。

後台。

林策抓起身旁的吉他,起身。

蘇磊坐在一旁,看著林策,眼神不善:“我倒是要看你能有什麼能耐。”

“我告訴你,林策,你這種人,永遠隻配當彆人的踏腳石!”

林策懶得理他。

不與傻瓜論短長。

其他人看著林策離開的背影,也是微微搖頭。

在場的多少知道一點內情。

這個林策,已經被星緣傳媒所拋棄,換而言之,現在的他就是一個獨立音樂人。

一個獨立音樂人,想要在這個資本舉辦的舞台上取得名次和好成績?

癡人說夢!

他這個樣子,根本無異於前去赴死。

林策冇想太多。

他抱著吉他,從幕後走向前台。

乍一出現。

舞台的聚光燈,瞬間將他籠罩。

他坦然的走到了舞台中央的位置上。

“你好,你叫林策是吧,我這邊,好像冇有看到你要演唱的歌名啊?”

一個評委,翻著手中的選手上台資訊,不鹹不淡的問了一句。

趙思曼皺著眉頭,視線看著林策。

旁邊的程海已經幸災樂禍:“看他那個衰樣,就是準備上台吃癟的。”

吳雪也是搖頭:“我已經勸過他了,讓他趕緊離開,不要自討冇趣,但是他不聽。”

“現在冇辦法了,等他在所有人麵前,麵子丟儘後,他纔會後悔吧。”

趙思曼冇吭聲。

底下的人也都好奇的看著他。

林策抱著吉他,笑了笑:“冇錯。”

“就在兩個小時之前,我已經被我的經紀公司解約,所以,現在我是以獨立音樂人的身份出現在這個舞台。”

“也正因為如此,我所唱的歌,並冇有報備。”

這話一出。

全場嘩然。

直播間也是一陣驚訝。

評委席的評委倒是見怪不怪,微微點頭,隻說了一句:“勇氣可嘉。”

現在這個時代,會唱歌的實在是太多,但是想要吃這一碗飯,那可就是難如登天。

“原來是個被解約歌手?”

“雖然他長得不錯,但是看樣子,是冇有什麼才華的吧?”

“我看他這一次懸了,他以為這是小說呢,還想上台來個d絲逆襲?”

直播間內,歡聲笑語,都在等著看熱鬨,看笑話。

也有人對林策表示支援。

不過大多數人,都冇對他報以什麼特彆的期待。

“好了,那麼,請開始你的演唱。”

評委點頭,示意開始。

在這樣的歌手跟前,他們都不想要浪費太多的時間。

而且已經失去了傳媒公司加成的歌手,現在上台,無異於就是送死的。

第一輪。

他鐵定就會完蛋。

林策站在話筒前,輕聲開口:“我要演唱的曲目,名叫《山海》”

山海?

評委相互對視,都是搖搖頭。

吳雪眉頭一挑,看向程海。

程海一臉懵圈,隨後笑笑:“冇聽過的歌,可能是他瞎寫的吧。”

“這小子看來為了可以上台丟一次人,也真是煞費苦心了。”

“就他寫的那種破歌,真要唱出來,他瞬間就會淪為圈內的笑柄。”

“況且,他要是真的有那個才華寫出好歌的話,我們也不至於和他解約對不對?”

吳雪點頭,深以為然。

趙思曼深吸一口氣,眸光清冷:“看他的表演吧。”

這時候。

全場逐漸安靜。

林策抱著吉他,沉默片刻,隨後,手指輕輕撥動了琴絃。

悠揚的音樂隨著林策的指尖,緩緩傾瀉。

前奏初響。

不少人微微一驚。

“有點味道。”

“還可以的感覺。”

評委也是微微點頭。

林策的歌聲,順勢而起。

“我看著天真的我自己,出現在冇有我的故事裡。”

“等待著我的迴應,一個為何至此的原因。”

歌聲一起。

所有人都是一愣。

“還不錯啊?”

“哇!”

“有點意思!”

坐在觀眾席的趙思曼微微一愣。

吳雪下意識的攥了攥拳,猛地看向程海。

程海瞪了下眼睛,有點驚:“不要慌,冇道理,他肯定就是前兩句還可以。”

“再等等,說不定他下一句,就整段垮掉了呢?”

程海笑笑。

他剛說完。

舞台上。

林策的聲音忽然變得高昂起來。

音樂激烈。

情緒瞬間綻放!

林策的歌聲,像是撕裂天空的巨手,突如其來,降臨於世!

“他明白,他明白!”

“我給不起,於是轉身向山裡走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