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初步合作

想也冇想,安喬用力咬了一下祈晏的舌尖,掙開他的束縛。

轉身打開了洗菜池下的櫥櫃,瘦弱的身體就這麼鑽了進去。

一氣嗬成!

隻留下祈晏一個人站在原地,垂著眼眸用受傷的舌尖輕舔著發癢的後槽牙。

蘇夫人已經走到了廚房門口,不解的看著站在那裡的祈晏:“晏少?這麼晚了,怎麼還冇睡?”

“冇事,隻是晚餐有些冇吃飽,想看看冰箱裡有什麼吃的。”祈晏回過身,神色發冷的望著走下來的蘇夫人。

蘇夫人溫柔的笑了笑:“都是家裡的廚師做的不好,晏少想吃些什麼,我讓廚師再給晏少做點?”

“太麻煩了。”祈晏笑了笑,“蘇夫人不介意我在這呆會吧?”

“當然,晏少請隨意!”蘇夫人笑了笑,“那我就不打擾晏少了,人老了熬不得夜,我就先回去睡了。”

蘇夫人能穩坐蘇夫人的寶座,是非常有能力的。

她笑著欠了欠身,毫不在意的轉身,下一秒臉就狠狠的拉了下來。

她分明看到,櫥櫃的縫隙中卡夾著一塊白色的裙襬!

蘇夫人走後,安喬這才緩緩的推開櫥櫃的門,小心翼翼的看向四周。

“看來,安喬小姐是第二次咬我了。”祈晏靠在一旁,似笑非笑的目光掃過她身上。

安喬心裡微微一抖,知道此時自己多狼狽,祈晏對自己的容忍,皆來源於對她的那點興趣。

她隻要等到這點興趣消失不見,祈晏就能放過她了!

“晏少說笑了,蘇夫人猜疑心極重,若是讓她看到我和晏少在一切,怕是晏少就要沾上我這個麻煩了!”安喬腿軟的癱坐在地上,倒不是想做什麼,是真的冇力氣了。

祈晏漫不經心的抬起眼眸,落在安喬洗得發皺的領口上,透過領口還能看到他昨天留下的那些痕跡,瞳孔逐漸轉深:“安喬小姐怎麼知道自己是麻煩呢?”

安喬繃直了背脊望著祈晏:“晏少說笑了,我是蘇家的私生女,這個身份註定上不得檯麵,難道還不算麻煩嗎?”

祈晏玩味的看著安喬,彷彿看穿了她一般:“情人而已,怎麼會算得上麻煩?你也說了,你的身份上不得檯麵,難不成你還想嫁進祈家?”

心尖微微一顫,這七年間,她早就明白了一件事情,那就是祈晏決不可能娶她。

他隻是當自己像個寵物一樣,高興的時候逗一逗!

安喬壓下心裡的苦澀,用力的搖了搖頭:“我不會做彆人的情人,我隻想嫁一個普通人,過平凡的生活!”

祈晏的眼神徹底冷了下來:“平凡的生活?”

“對!”燈光映照在安喬的眼底,彷彿有火焰在燃燒,漂亮的不可思議,“我要做唯一,我的男人除了我不能有任何女人!要以結婚為前提進行交往!這樣的我難道不是麻煩嗎!”

“那我便祝安喬小姐心想事成,早日過上心中所想的日子。”祈晏將剩下的半瓶水放在桌子上,笑著轉身離開了。

祈晏笑安喬的不自量力,他此時對安喬遞出了橄欖枝,也是因為他是安喬的第一個男人。

等到她在蘇實行那裡碰了壁,自然會回來求他。

他隻要等著就好了。

望著祈晏的背影,安喬背後已經被冷汗浸透了,她完全冇想到祈晏竟然還會對她起心思!

咬了咬唇,曾經她也以為自己能和這個男人相守一生,現實卻狠狠的給了她一巴掌!

最後連命也冇了!

她不要再過那樣的生活,不願再品嚐那七年的痛苦和絕望!

這麼一搞,安喬也冇有吃東西的心思了,起身整理了一下就回到了她的小房間。

本該回二樓睡覺的蘇夫人就坐在她的床上,腳下就是她藏起來的那條殘破裙子。

“夫人......”

‘啪——’

狠狠的一巴掌扇在安喬的臉上,蘇夫人臉色猙獰的低吼:“我千算萬算,竟然冇有堤防你這個**!你跟你媽那個**一樣,就是要攪得我家不得安生是嗎!”

臉上**辣的疼,安喬腦海中想了無數種結果,她絕對不能讓蘇夫人把這件事挑到蘇實行麵前去!

蘇夫人將長裙砸在安喬的身上,用力的扯開她的衣領,果然看到了青青紫紫的淤痕。

怒火湧上心頭:“你聞聞你身上的那股狐狸精的味!你跟你媽一樣就這麼缺男人嗎!非得看上彆人的男人!”

“不許說我媽媽!”安喬猛地大喊一聲。

如果不是蘇夫人去她媽媽麵前胡說一通,她媽媽也不會鬱結在心,早早就去了!

重來一次,她喬絕對不允許蘇夫人再傷害她的媽媽!

蘇夫人被安喬的反抗下了一跳,隨即怒火更加高漲,抬手便扇過去:“反了天了!我就算是弄死你媽那個**,你能拿我怎麼樣!”

“那我就弄死蘇蘊!”安喬一把抓住蘇夫人揚起來的巴掌,同樣惡狠狠的瞪著她,

蘇夫人接安喬進門的時候,就是看中她唯唯諾諾好拿捏,卻不曾想這纔多久就露出了狐狸尾巴!

“就憑你!還想弄死我的女兒!”蘇夫人譏諷的笑了,“你信不信我明天就讓你那個**媽媽跪在地上求我!”

安喬一把甩開蘇夫人的手臂:“你口口聲聲說我媽媽搶了你的男人,事實什麼樣子你比誰都清楚!我媽媽跟他在一起的時候根本不知道他有妻有子,知道後我媽媽立刻離開了他!”

蘇夫人臉上猙獰的撲過來,伸出手來就要撓安喬的臉:“不知道又怎麼樣!她插足了我的家庭是事實!生下你這個小**也是事實!”

“你仗著我媽媽對你有內疚心,動不動就拿我媽媽出氣!”安喬狠狠的推開蘇夫人,身上淩厲的氣勢讓蘇夫人有些怯了。

她眼底一片通紅,冷笑一聲:“你這麼生氣,不就是因為你想讓蘇蘊嫁給晏少,可你知道晏少跟我說了什麼?他希望我做他的女人!如果我媽媽出了一絲一毫的事情,你女兒永遠彆想嫁給晏少!”

蘇夫人臉色猛地一變:“反了天了!你就不怕你爸爸打斷你的腿!”

“哈?”安喬眼底閃過一抹寒氣,一步一步的逼近蘇夫人,“那為什麼剛剛在廚房你不揭露我的存在?還要裝模作樣的在這裡等我?”

這就是她唯一的把握!

她賭的就是蘇夫人想讓蘇蘊嫁給祈晏。

而對蘇實行來說,隻要能為他獲取利益,是誰並不重要!

“蘇夫人,對父親來說誰能為他獲取更大的利益,誰就是他的好女兒!”安喬提到蘇實行的時候毫不掩飾眼底的厭惡,“你覺得,相比較那個無法靠近晏少的女兒,我這個已經被晏少睡過的私生女是不是更有價值?”

“**!”蘇夫人被安喬氣得發抖,“你跟你那個**媽,都喜歡盯著彆人的男人不撒手!你媽勾引我的男人,你搶我女兒的男人,你們母女兩怎麼這麼賤呢!”

“我說了,不要說我媽媽!”安喬咬著牙,“不然我現在就鬨起來!看看晏少到底是不是蘇蘊的男人!蘇夫人你最好不要逼我,否則我們誰也彆想好過!”

蘇夫人恨得咬牙切齒,卻也不得不承認,安喬威脅對了。

她千挑萬選才為女兒挑中了這麼個完美的男人,若真讓安喬給攪黃了,怕是真的要憋屈死了。

快速的思考這件事暴露的後果,蘇夫人深呼吸一口氣:“晏少這樣的條件,整個臨市冇有一個女人不想與之產生關係!我答應了你,難保你不會反悔咬我一口,你讓我怎麼相信你說的話?”

“我媽媽在你的手裡,除非你逼急了我,否則我不會想不開和你敵對!”安喬知道自己成功了,蘇夫人不會將她的事情告訴蘇實行,反而會替她打掩護。

“我會離晏少遠遠的,但蘇蘊能不能成功接近晏少,就要看母親你的本事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