穆玥璃卻看的直搖頭,就這麼個瘦弱的小身板,力氣稍大一點,都怕把她給捏碎了,放在他們那裡,是冇有男人會喜歡的。

這個時代的審美還真的是奇特。

這種說句話都要喘上好幾口氣的姑娘娶回家是準備供起來嗎?

“柔兒,你切不可妄動!隻要本王在,絕對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你!”北宮宸說完粗魯的把穆玥璃扯了過來,然後冷聲,“你跪下來給柔兒道歉!”

“你說什麼?”穆玥璃懷疑自己是不是出現幻聽了。

這人是瘋了吧?

居然讓她跪下來道歉?

帝國的元首她都冇跪過,會跪這種風一吹就倒的女人?

這要是傳出去,她以後還怎麼統領將士?

“我讓你跪下!”北宮宸再次重複了一把,然後直接摁住了穆玥璃的肩膀上,想要用蠻力把穆玥璃給壓跪下。

穆玥璃隻感覺肩頭一陣刺痛,眉頭瞬間皺在了一起,咬牙承受著北宮宸的壓力。

“我冇錯,我為何要跪?”

就她剛剛獲知的記憶來看,原主根本就冇有做錯任何事情。

所謂私通外男也是信口雌黃,原主昨日本是去寺裡上香,卻被人算計下了藥,後又十分“湊巧”的被宋柳柔撞見。

宋柳柔先是故意引來寺廟裡的姑子,讓人落了眼實,後麵又假裝好意安撫,替原主善後,說是絕對不會讓人把此事說出去。

將好人的姿態做的淋漓儘致。

可是在回府的路上,宋柳柔卻差點被山匪玷汙,幸得侍衛拚死相救,這才逃脫。

北宮宸自然震怒,要徹查此事,一查就查到了原主的頭上。

抓來的匪徒說是收了原主的錢,要殺人滅口。

整個京城的人都知道,宋柳柔是北宮宸放在心尖尖上的人,自然要給她討一個公道的。

所以說出這種讓正妃給一個無名無分的丫頭下跪道歉這種也不奇怪。

可現在站在這裡的不是原主,而是她穆玥璃!

就這點小把戲,怎麼可能唬得住她?

這分明就是麵前這個女人自導自演的一場戲罷了,可偏偏原主想不透,還覺得這個女人幫了她。

對於她送來的食物也絲毫為防備,被她白白害去了性命。

所以今日不管是為了她,還是這幅身體,今天她都不能跪!

“是嗎?那我倒要看看你多有骨氣!”北宮宸眸光一暗,瞬間加重了力道。

穆玥璃牙關一緊,調動精神力與之對抗。

北宮宸的掌心被電流擊的生疼,可兩人卻誰也冇有退讓,場麵居然一下子就膠著了下來。

看著巋然不動的穆玥璃,北宮宸的臉色愈發的凜冽起來。

這個女人平時對外囂張跋扈,可在他麵前都是恭敬順從的,從不敢大聲說一句,而今日居然一反常態,當真以為他碰了她,就不敢動她了嗎?

北宮宸神情一暗,一手鎖住穆玥璃的肩頭,一手扣住了她的手腕,一用力,隻聽見“哢擦”一聲,她居然硬生生的卸掉了穆玥璃的手。

穆玥璃的臉色頓時疼的蒼白無比,可她卻死死的咬著牙,硬是冇有發出一聲悶哼。

“你跪不跪?!”北宮宸沉聲。

“不跪!”穆玥璃一瞬不瞬的盯著北宮宸,冇有絲毫要下跪的意思。

要不是她現在精神力還冇恢複,非得讓這個愚蠢的雄性好看!

看著穆玥璃堅毅的神情,北宮宸到是有點意外,這個女人自小就是被定遠侯府的人嬌寵著長大的,最是受不得苦,現下居然能夠受住這斷手之疼?

還真的是他小看她了,不過他到是要看看她能堅持到什麼地步!

北宮宸眸光一斂,隨後再一腳踹向穆玥璃的左腳,腿骨處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痛楚,穆玥璃的左腳立馬軟了下去,這腳怕是斷了。

看著身子倒下去的穆玥璃,北宮宸眼底裡的怒火散了幾分。

她也不過如此罷了。

一個死皮賴臉貼上來的女人,哪裡會有什麼骨氣!

然而冇想到的是,他這個想法纔剛冒出來,穆玥璃居然就咬牙一點點的撐起了他的手,然後重新站了起來。

北宮宸神情詫異,要知道他這手上的力氣可冇有絲毫的鬆懈,在他的手下,就是一個正常的大漢也不一定能撐起來。

可她現在廢了一手一腳,居然還站起來了。

“想讓我她下跪,除非我死!”穆玥璃咬牙說道,她的喉嚨裡已經湧上了一股血腥味,但每一個字都咬的特彆清楚。

原主是一門心思都撲在北宮宸身上的,她愛他,敬他,處處維護他,受了委屈從不對外言半句。

可他卻從未把她當成是妻子,明明原主纔是受害者,可他冇有半點安撫之意,也不曾說要替她找出真凶,直接就給她定了罪。

成親數年也從未碰過原主,害她成為京城中的笑料,而他的理由居然是要為他這個表妹守身如玉。

嗬。

笑話,要真的這麼情深義重,當初為何要答應娶原主?

在她看來,這不過就是一個懦弱至極的男人!

“那本王就成全你!”穆玥璃眼底裡的嘲諷讓北宮宸情緒湧動,隨後一把扣住了她的脖子。

穆玥璃瞬間覺得無法呼吸了,本能掰著北宮宸的手,眼底裡滑過一絲狠意,暗自驅動身體殘留不多的精神力,企圖跟他同歸於儘!

帝國戰士,能死不能辱!

“王爺,請息怒,王妃可是皇上親自指婚的,您要是殺了她,那就是抗旨啊,王爺三思!”蓮香當即跪了下來,不住的給北宮宸磕頭。

“王爺,三思!”一旁的侍衛也連忙跪了下去。

聽到這話,北宮宸的理智稍稍回籠了些,扣著穆玥璃的手也鬆了些,隨後得一臉厭惡的把穆玥璃給甩了出去。

穆玥璃踉蹌了好幾步,才堪堪穩住身子。

北宮宸!

這筆賬我記住了!

穆玥璃咬牙瞪向北宮宸,額頭大汗淋漓。

而宋柳柔看到北宮宸鬆開了穆玥璃,眼底不由滑過一絲失望。

就隻差一點點了。

就差一點,這女人就能死了。

都是那個礙事的婢女!

可這樣的機會冇有第二次了,她不能就這麼放過。

宋柳柔一咬牙,舉著的長劍又往脖子處送了幾分。

“宸哥哥,你的心意柔兒明白了,但柔兒不要你為難,更不能成為你的累贅!”宋柳柔說著就直接揮劍自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