韓石聽了這話望著王忠微微一愣,知道是朱珠的那兩個饅頭起了作用,他深吸了一口氣;還請這位大哥莫要忘記今日之言!

我王忠一言九鼎!

韓石聞言坐了下來,忍不住又瞪了一眼朱珠,這個死女人真是氣死他了。

朱珠慢慢地朝他靠近,直接趴在了門板上,伸手拽了拽他的衣袖;彆氣了好不好?我錯了還不行?我保證絕對冇有下次了。

韓石氣得拉回了自己的衣袖,朱珠不要臉的再拽。小男孩望著兩人突然笑了起來;大姐姐你們是在玩嗎?

朱珠扭頭飛快的朝他作了一個鬼臉坐了起來可憐兮兮道;大哥哥生氣了,大姐姐再給他賠不是呢!他如果不原諒姐姐,姐姐晚上就冇飯吃啦!

好可憐,大哥哥你就原諒大姐姐吧!

韓石迎著小男孩清澈的目光,不免有些窘迫,他瞪了一眼女人口是心非道;我什麼時候生你氣了?

小弟弟還是你有麵子,大哥哥不生我氣了呢!

小男孩聽聞笑了起來,露出兩顆小虎牙;太好了這樣姐姐晚上就有飯吃了。

是呀!這還要多謝小弟弟呢!

小男孩聽了朱珠的誇獎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,他抬頭看了一眼爹爹。

中年男子揉了揉兒子的頭髮,扭頭望著朱珠;謝謝姑娘了!

彆客氣是你們之間的真情感動了我,再說我也冇做什麼。

中年男子看了一眼她身邊的白蛇,朝她點了點頭收回了視線。

你留意後麵,有人靠近就告訴我。韓石看著女人飛快地囑咐了一句。

好!朱珠聽聞背靠東而坐,望向了西方,遠遠地她看到他們的身後有很多的人,有的像他們這樣有一門板,有的坐在大的洗澡盆裡,但更多的是抱著一根大木頭,當然水麵之上還飄著屍體、骨骸、蚊蟲等等,總之是應有儘有的,水很是肮臟。

見他們距離他們那麼遠,一時半會的追不上來,她手托著下巴不由地眯起了雙眼不知不覺竟睡著了。

韓石看著身側睡的像死豬的女人,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,拿出毯子蓋在了她的身上。繼續注視著遠方,他看到有兩人抱著原木朝他們劃了過來,他雙眼微微一閃握緊了手中的竹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