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她昨晚竟然爬了他的床?

隔天一早。

夏管家站在門外敲門,“三爺,老爺子讓我來給三夫人送點東西。”

聽到聲音,唐笙連忙睜開了眼睛,卻在看到麵前這一堵厚實的“牆”時,整個人都懵了。

她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,跑到了傅景梟的床上,兩人還姿態親密的摟抱在了一起。

反應過來後,唐笙連忙伸手去推麵前的傅景梟,卻被他低聲嗬斥道,“彆動!”

話落,臥室的門便被人輕輕推開,夏管家帶著兩個女傭快步走了進來。

見到這對新婚夫婦如此親昵的摟在一起,夏管家眼底閃過一抹欣慰。

“三爺,昨晚三夫人伺候的可還好嗎?”

他有意問道。

“夏管家有心了,阿笙昨晚很好。”

傅景梟笑了笑,故意在唐笙的額頭上吻了吻。

無端被人占了便宜,唐笙氣的伸手去推傅景梟,卻被他單手扣住後腦,猛地壓在自己胸膛內。

樣子,像極了兩人在打情罵俏。

夏管家瞭然的笑了笑,轉身示意兩名女傭將老爺子送來的禮物放到桌上。

“三爺,今天是您和三夫人大婚之日,老爺子特意為三夫人挑選的禮服和首飾,您看一下。”

傅景梟聞言,扭頭看了一眼桌上的兩隻禮盒,淡聲道,“讓老爺子費心了,我和阿笙準備一下,馬上就去酒店。”

“好,那我先告辭了。”

夏管家客氣了一句,便帶人退了出去。

人一走,唐笙立刻從傅景梟的懷裡跳出去,指著他的臉質問,“你老實告訴我,為什麼昨晚我會在你的床上?”

傅景梟聳聳肩,揶揄她道,“我怎麼知道,反正我又不能動,肯定是是你貪戀我的味道主動爬上來的。”

“......”

什麼叫貪戀他的味道?

合著他是想說,她昨晚聞著味兒就上了他的床?

當她是狗嗎?

唐笙氣的想打人,但最終還是忍住了。

“傅先生,為了防止我半夜又過去騷擾你,我覺得咱們還是有必要分房睡的好。”

雖然知道傅景堔的腿不能動,應該不會半夜偷襲自己,但她還是覺得,倆人分開睡還是有必要的。

“可以,等下婚禮回來,我讓下人準備一家客房給你。”

傅景梟慢條斯理的從床上坐起來,淡聲迴應。

這女人並不像他想的那麼簡單,兩人一直在同一個房間內,他的秘密可能會被暴露。

所以,分開睡,還是有必要的。

唐笙冇想到他會答應的如此爽快,一時間反倒愣住了。

“你,說真的?”

“我看起來像是在撒謊?”

傅景梟揚起頭,目光玩味的盯著唐笙的眸子,“還是你根本不想和我分開,隻是在玩欲擒故縱的遊戲?”

“......我纔沒你想的那麼**。”

反應過來,唐笙忍不住吼道。

“你**不**我不知道,但你半夜上了我的床,這是事實。”

傅景梟得意一笑,推著輪椅向更衣室走去。

身後,唐笙氣臉都綠了,咬著牙發誓,“放心,今晚我絕對不會爬第二次!”

她要再爬,她就找塊豆腐撞死!

......

雲星酒店。

此時,最頂層的宴會大廳內,賓客滿座,大家推杯換盞,言笑晏晏,靜等傅家新娘和新郎的到來。

很快,唐笙便一襲紅裝的推著傅景梟款款走了進來。

唐笙麵容精緻,皮膚白皙,穿上這身高定的紅色喜服,堪堪往那裡一站,立刻就能吸引住在場所有男人的目光。

不多時,底下便是一片讚美之詞。

老爺子看這三兒媳如此出眾,心裡也很高興,接連讓人給她送了三個大紅包。

唐笙一向對錢冇有拒絕力,老爺子賞了紅包,她就乖乖的接在手裡,順便甜甜的喊了幾聲“爸爸。”

這幾聲爸爸,更是逗得老爺子開懷大笑,一張臉上全是喜悅之色。

傅景梟看著旁邊的女人,唇角的笑意有些欣慰。

不得不說,這丫頭在哄老人開心這件事上,還是做的挺得心應手的。

要知道,老爺子在傅家這麼多年,從來都是以嚴苛為主,還真冇有誰有這麼大的本事,能逗得他如此開懷大笑。

唐雅欣趕到婚禮現場時,一眼就看到了被眾人圍繞,風光無限的唐笙。

看著被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唐笙,唐雅欣的雙眼恨不能噴出火來。

這個鄉下來的土包子,憑什麼能得到這麼多人的喜愛?不行,她今天說什麼也要讓她出夠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