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康的話讓白淺淺幾乎快要陷入絕望之中。

“周康……你……你**!”

白淺淺心中暴怒,但因為中了媚藥的原因,說話時有氣無力,語氣竟還帶著一絲嬌喘,聽得周康骨頭都快酥了。

“哈哈,白淺淺,你好好享受吧,放心,隻要你跟了我,就能做周家闊太,到時候咱們合併,試問整個江北誰能與之抗衡?”

周康狀若癲狂的講著自己的宏圖偉業。

他的目標不止是為了得到白淺淺的身子。

白淺淺也冇想到自己竟然會引狼入室。

原本以為周康就是來談合作的,但冇想到對方竟然……

此刻在媚藥的作用下,她的理智正在一點一點被摧殘。

體內如同烈火焚燒,一雙修長的黑絲**左右摩擦,這畫麵令人窒息。

周康此刻再也抑製不住了,他怪叫了一聲就準備朝白淺淺撲去。

然而就在這關鍵時刻,辦公室的大門卻突然被人一腳踹開。

門口,一個身穿道袍的青年筆直的站在哪裡,臉上充滿了怒氣。

“敢對我師姐下藥,找死!”

林雲怒斥一聲,下一秒整個人化作一抹殘影,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衝到了周康的麵前,然後抬腿對準周康雙腿之間就是一腳。

“哢嚓!”

這一腳,當場就讓周康雞飛蛋打。

他一臉痛苦的捂著要害,全身弓著,宛如一隻大蝦。

“啊!媽的,臭小子,我要你死!”

周康目眥欲裂,他知道林雲這一腳已經徹底廢了自己。

隻是麵對周康的威脅,林雲罔若未聞。

他看向沙發上的白淺淺,隻見對方全身皮膚呈現誘人的粉紅,雙眼迷離,那模樣要多魅惑就有多魅惑。

林雲一眼就看出師姐是中了媚藥。

於是連忙將她抱了起來,走進了辦公室裡的一個單獨房間。

這個房間是白淺淺的專屬房間。

平時公司事情繁忙,有時候加班太晚她懶得回家,於是索性就在辦公室裡單獨弄了個房間出來,好供自己休息。

這房間隔音效果極好。

關上房門之後,整個屋子裡靜的隻剩下白淺淺嬌媚動人的喘息聲。

此刻林雲抱著她,一股陽剛之氣撲麵而來,讓白淺淺嬌軀癱軟。

在媚藥的**下,白淺淺化作一條“美女蛇”在林雲懷裡輕輕扭動。

林雲大感吃不消,體內熱血翻湧。

冇想到自己再次和師姐相遇竟然是在這種情況之下。

妖嬈嫵媚的白淺淺讓林雲差點兒把持不住。

他將手搭在對方的手腕上,臉色不由微微一沉。

“好厲害的媚藥!”

服用了媚藥的女人,如果不及時和男人行夫妻之事的話,很容易造成心脈受損,嚴重時甚至會威脅生命。

林雲知道不能再耽擱下去了,否則白淺淺隨時都有生命危險。

“師姐對不住了!”

說完,他粗暴的撕開了白淺淺的襯衣和黑絲……

接著他屈指在白淺淺的鎖骨上輕輕一點。

原本還瘋狂扭動的白淺淺頓時安靜了許多,隻是喉嚨裡時不時還發出陣陣無比誘惑的嬌喘聲。

林雲咬了咬舌尖,劇痛讓他頭腦清醒了些許。

拿出牛皮包從裡麵抽出幾根金針,林雲深吸了一口氣,將金針紮在了白淺淺平坦的小腹上。

金針刺入穴位之後,林雲攤開手掌輕輕放在了上麵,那溫軟的觸感令林雲好懸被直接噴出鼻血來。

好在他道心還算穩定。

抵抗住了致命的誘惑,同時幫白淺淺逼出了媚藥。

約麼十多分鐘之後,白淺淺總算是恢複了神誌。

“啊!”

恢複了神誌之後,白淺淺立馬尖叫了一聲。

“師姐,是我!小雲子!”

林雲揉了揉被震得生疼的耳朵。

“小雲子?”

白淺淺微微一愣,這才認出了林雲。

“小雲子,太好了!真的是你!”

白淺淺露出驚喜的表情,一頭撲進了林雲的懷裡。

剛剛周康使用卑鄙的手段想要強行霸占自己,可把她給嚇得不輕。

“嗚嗚~小雲子,師姐好害怕呀,剛剛……嗚嗚~我差點兒……就……就……”

一向被氣質強硬白淺淺此刻哭的稀裡嘩啦的,看著就讓人心疼。

林雲輕輕拍了拍她那光滑的玉背,輕聲安慰道:“師姐彆怕,剛纔那小子已經被我踢廢了,從此以後他再也不能禍害女生了。”

“嗚嗚~謝謝你,小雲子,師姐剛剛好害怕呀。”

白淺淺雖然是商業女皇,但終究也是個女人。

剛剛遇到那種事情害怕也是正常的。

“師姐,你快把衣服穿上吧,你這樣,我怕我把持不住!”

此刻白淺淺一身淩亂,看著就讓人有一種最原始的衝動。

聽到這話,白淺淺突然風情萬種的看了林雲一眼。

“嘻嘻…小雲子,師姐漂不漂亮?”

“漂亮!”

林雲嚥了咽口水。

這是實話!

白淺淺確實美若天仙。

“那師姐做你老婆好不好呀?”

“啊……這……”

“怎麼你不願意?”

白淺淺柳眉輕輕一挑。

“願意是願意,不過……”

隻是還不等林雲回到,外麵便傳來了陣陣劇烈的砸門聲。

“裡麵的人,給老子滾出來!”

周康嘶聲力竭的咆哮道,語氣中帶著驚人的殺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