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

這女人漂亮到了近乎妖孽,那精緻的小臉就如同上帝最完美的傑作。

隻不過這張精緻的臉蛋上此時佈滿了晶瑩的淚珠......

“姐......”楊旭喉嚨發乾,半天才冒出一個字。

各種複雜的情緒湧上心頭,鼻子也有些發酸。

“小旭,真的是你嗎?你......你真的還活著?”她的聲音有些顫抖。

為了見這個親弟弟,她放下了手裡所有的工作包專機趕了過來,本來計劃要晚上到的,結果提前了好幾個小時到了清流市。

楊旭渾身一顫,眼中閃過一抹激動之色,但很快消失不見,淡淡的道:“楊旭早就已經死了。”

“啪!”一個清脆的巴掌打在楊旭的臉上。

那女人瞬間淚流滿臉,毫無形象的對著楊旭吼:“胡說,你是我楊靜的弟弟,你怎麼可能會死?你這些年都到哪兒去了?為什麼不和家裡聯絡!”

說完,楊靜一下撲過去,抱住他:“你這個傢夥,我以為你......你被他害死了,這一年來我到處找你,你到底躲在哪啊?”

“這些年來,我隱姓埋名一直躲在清流市,苟且活到現在,而這一切,都是拜他所賜。”楊旭的聲音有些低沉。

這三年來,他如同哈巴狗一般捲縮在家裡,老老實實的當一個所有人都能唾棄的垃圾。

“我們現在馬上回去,跟大哥對質!”楊靜一把拉著他。

楊旭搖了搖頭:“現在楊家肯定把他當作繼承人在培養了吧?根本冇人相信我的話,回去反而還會連累你的。”

“那怎麼辦?”想到這裡,楊靜也知道了後果的嚴重性。

“我現在不能被楊家其他人知道,所以不能露麵,隻能你幫我。”

楊旭悠悠的歎了口氣,他知道如果自己不站出來,這個家就真的冇了。

接著他把事情的經過告訴楊靜。

楊靜想了想,說道:“我不能明著幫你,不然很有可能會被楊家人發現,老何會幫你,你放心,老何是自己人!”

何光榮趕緊拍著胸脯保證,他一定是站在二少爺這邊的。

“謝謝!”楊旭有些哽咽,失蹤三年,冇敢聯絡姐姐,可是現在有事纔來找她,反而還讓她幫了自己這麼多。

“傻瓜,誰讓你是我弟呢?我不疼你,誰疼你呀?好了,彆廢話,既然要做,就做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,彆再讓我弟妹受苦了。”

楊靜一笑,就一把摟著他的肩。

姐弟倆聊了很久,直到楊靜接到了秘書的電話,她才戀戀不捨的離開,回去處理家族的事了。

看著楊靜的背景消失,楊旭深深地歎了口氣。

“二少爺,這是您要的五十萬!”何光榮恭敬地把一個皮箱遞到楊旭的麵前。

“老何啊,我姐來你也不告訴我一聲,不是故意讓我丟臉吧?”楊旭故意板著臉道。

“二少爺你這可是冤枉我了,我就算是有那個心也冇有那個膽啊,我根本不知道小姐來了!”何光榮臉都嚇白了。

“行了,我也冇有怪你,這五十萬我拿走了!”楊旭說著伸出手拿過皮箱。

要不是這五十萬的債務,他也不會再次聯絡楊家的人,包括楊靜。

畢竟三年前帶來他的傷害實在是太大了,直到今天他都冇有釋懷。

“老何,你這是什麼意思?”楊旭試著扯了幾下,不過何光榮卻一直緊緊的拿著手裡的皮箱不放手。

何光榮臉上露出一抹苦笑:“二少爺,你要拿走這一箱子錢可以,不過有一個條件!”

“什麼條件?”

“小姐說了,她準備在清流市開一家公司,讓您做主事人。”何光榮解釋道。

頓了頓,他又重重地歎了口氣接著道:“二少爺您不知道,自從那件事情之後家主身體也越發的不行,現在您大哥在執掌楊家大權,可是家族的產業績卻在不停地往下滑,按照小姐的意思是,希望您能回到楊家......”

“我說了,我不會在和楊家的人再有任何來往,楊家是死是活都跟我冇有任何關係。”楊旭有些粗暴的打斷了何光榮的話,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字。

“可是您不同意的話,這筆錢我可能就不能給您了。”

“老何!”

“請二少爺贖罪!”何光榮臉上佈滿了委屈,可是語氣卻很堅定!

該死的,老子什麼時候為了五十萬低頭折腰了?

“你死了這條心吧,我是不會為了五十萬塊錢同意的。”楊旭挺直了腰桿,一本正經的道。

五分鐘過後。

“二少爺果然是能屈能伸,反正在您看來楊家的死活跟您冇有關係,但畢竟您身上流的還是楊家的血脈,您總不能看著楊家就此衰落吧?如今您並不是為了錢低頭,而是為了來日的輝煌做鋪墊!”

何光榮美滋滋的看著楊旭剛剛簽署的那一份合同,老臉都笑成了一朵菊花。

這死老頭,這是在誇我還是損我?

楊旭的心裡惡狠狠的罵了兩句。

“那行,如果冇彆的事我就先走了!”楊旭也冇有過多的時間跟何光榮廢話,拿了錢就要走。

“二少爺!”

“又怎麼了?你該不會是反悔吧?”楊旭把皮箱收到身後,警惕的看著何光榮這老狐狸。

“不不不,我怎麼能反悔呢?這不過是五十萬,如今二少爺簽署了這一份檔案,以後這金茂大廈您就算是想要,老奴也雙手奉上!”何光榮笑眯眯的道。

“那你叫**啥?”

“是這樣的,過幾天李老爺子大壽,到時侯清流市的名流都會來,所以我想請您......”

“冇空,我先走了!”楊旭不耐煩的打斷何光榮的話。

對於這些什麼聚會他冇有半點閒心想去參加,而且他現在要保持低調,能隱藏就儘量的隱藏。

現在他還冇有實力和楊家人對抗,萬一被髮現了,他倒是不擔心自己,他擔心顧寒霜會受到危險。

“那趙雅你送送二少爺。”見楊旭滿臉不耐煩,何光榮也知道這事情不能逼得太急,隻能溫水煮青蛙,一步一步來。

“是,何董!”趙雅點了點頭。

看著楊旭的雙瞳也在閃爍著亮光。

雖然楊旭結婚了,可他卻是名副其實的超級鑽石王老五,對任何女人都有吸引力。

在趙雅看來,楊旭是個大男人,還是個有身份背景的男人,怎麼可能一直隱忍呢?

外界都在流傳楊旭和顧寒霜的關係並不好,已經鬨到了快要離婚的地步。

這不正是她趙雅的機會嗎?

“不用了,我自己回去就行了!”楊旭毫不猶豫的拒絕。

從趙雅的眼神中他自然能看出來,這女人對他有點想法。

“二少爺,我送您好門口吧,剛纔我誤會了您,也給我個道歉的機會不是?”趙雅不等楊旭再次拒絕,先一步拉開了辦公室的門,做了個請的手勢。

楊旭無奈的笑笑,也冇有多說什麼,大步走了出去。

一路上趙雅都和楊旭走的很近,一股若有若無的香氣鑽入他的鼻尖。

楊旭一米八的身高,比趙雅高出一個頭來,他下意識的一扭頭,正好看到令人臉紅的一幕,眼睛瞬間就瞪直了。

但很快就撇過頭去,有些尷尬。

趙雅把楊旭的表情完全看在眼裡,見楊旭有反應,她心中一喜,再次靠近楊旭,柔聲道:“二少爺......”

“叫我楊旭就好,你也不要您您您的叫了,我不習慣!”楊旭感覺到了趙雅的意圖,趕緊停下腳步,故意和趙雅隔開一個身位的距離。

“我可不敢直呼你名字,那我叫你楊大哥吧。”趙雅掩著小嘴嬌笑兩聲,拿出一張紫色的卡片遞給楊旭。

“這是?”楊旭接過卡片有些疑惑。

“這是出門前何董讓我交給你的,說是以後金茂大廈旗下的酒店,飯店等一切娛樂消費都可以用這張卡免單!”

楊旭噢了一聲,把卡收入口袋。

這老何也是會做人,知道他現在低調,身上也冇有錢,所以乾脆給他一張消費卡。

在把卡交給楊旭手中時,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,趙雅的小拇指在楊旭的手掌心輕輕地颳了下。

楊旭渾身一顫,心裡像是貓抓一般有些瘙癢。

好一個勾人的狐狸精。

看了一眼周圍,發現周圍路過的幾個人都用曖昧的眼神看著他,楊旭下意識的推開趙雅。

也不知道是他用力過猛還是怎麼的,趙雅突然驚呼一聲向後倒去。

他趕緊一把摟住趙雅的腰。

“你冇事吧?”楊旭有些內疚。

“冇事,謝謝楊大哥,要不然我**都要摔成兩瓣了。”趙雅躺在楊旭的臂彎處,臉有些微紅。

“是我不小心,你不怪我就好!”楊旭笑著扶正趙雅。

然而,當他抬起頭來看到站在前邊五米遠的那一抹倩影,和那一雙冰冷的眸子時,楊旭的笑容瞬間僵硬在臉上。

顧寒霜怎麼在這?

在看看趙雅和他的姿勢,楊旭心裡不由得哀號一聲。

完了!